科技馆展示设计中视觉要素的具体组织方法
阅读次数:253      时间:2023-02-17 09:31:00

  科技馆中,视觉是观众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利用视觉认知规律对展示设计中的视觉要素进行设计,可以实现对展示设计更好的指导。本文这里主要依据的是视觉心理学和格式塔心理学的相关理论。

格式塔心理学视觉组织方法的引入:

  在科技馆中,我们通过感觉器官可以获得对外形、色彩、材质、光等视觉元素的认识,这些属性都是反映了事物的个别属性,即部分的、简单的、孤立的经验;进而通过知觉对各种属性整体关系进行反映,获得对事物的综合认识。事实上感觉与知觉难以区分,人们在科技馆中的活动是以感觉和知觉的形式同时反映客观事物。视知觉作为一种重要的感知方式,对它的研究成果的运用对科技馆的展示设计具有指导作用。科技馆展示设计中对于视觉要素的具体的组织方法,本文引入了格式塔心理学的视知觉组织原则。格式塔强调整体大于部分之和,部分不能决定整体,“整体”的性质对于“部分”的性质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正如同样的一个圆点,它本身的性质不变,如果它所处的“整体”不同,由若干个圆点分别构成一个圆形和一个长方形,它看上去的感觉也会不一样。

  格式塔心理学起始于视知觉领域的研究,利用其理论特点来指导科技馆中的视觉要素设计,根据人的知觉规律对视觉要素进行组织规划,可以使展项能够更好的实现科学信息传达的目的。在本文中主要应用格式塔心理学的几个主要的视知觉组织原则进行设计。

视觉要素设计中的图形与重点信息的表达

  在对视觉要素设计的时候把表达的主体组织成严密的对象,使其不仅具有突出的特点,而且具有明确的轮廓、统一的明暗度,然后弱化背景,这样观众才认为与背景分离出来的图形是重点信息,而且它一旦形成就对整个构图形成支配地位。具体的对科技馆展示设计视觉要素来说,整体性强、封闭的、水平和垂直、对称、简洁的几何等形态易构成为图形,对比色的应用容易形成图形和背景关系;当然图形与背景是可以互换的,只要图形与背景相互围合或部分围合并且形状相似就可以实现。例如广东科学中心“实验与发现”展馆,图 5.4 所示,“科学发现广场”展项,设计师把傅科摆展项设置于展区空间的中心位置,在空间形象上使傅科摆的与周围的空间形象区分开,这种清晰的划分形成了“图形”与“背景”的关系,人们的视觉中心也更多的围绕展区的重点——傅科摆。

图片1.png 

图 5.4

  对于科技馆展示设计来说,观众主要通过视知觉获取信息。有意识地处理好图形与背景的关系,不仅符合视知觉特点,更有助于强调表达的主体,突出整体布局中的“趣味中心”。因为图形与背景的主次关系有助于观众对重要信息和次要信息做出判断,并可起到方向性引导的作用。例如广东科学中心试验与发现广场,其中探索物质和生命实验室展区的“适者生存”展项的设计(图 5.5):具有活力的有机造型和明亮的色彩在视觉形象上构成一体,从相对造型差异大和色彩光照较暗的地方凸显出来,正好形成了格式塔认知中的“图形”与“背景”规律。重要的信息被“图形”重点突出出来,主体信息得到关注,同时凸显出来的“图形”还具有主题性和审美性的信息表达作用,这恰恰都是设计师想要达到的设计目标。

图片2.png 

图 5.5 适者生存展项

视觉要素设计中的接近性、连续性和相似性与引导性信息的表达

  接近或邻近原则指邻接的单元与大小,形状或颜色相似的单元容易连合在一起,反之,距离较大或大小、形状、颜色各不相同的单元,则各自分离,如果主观上硬把它们拉在一起,也难造成稳定的组合。例如图 5.6,上海科技馆中关于凹凸眼现象的展项,放置两张脸的板在颜色和材质上具有相似的特性,形成一个稳定的格式塔,人主观上把这两个展示人脸的板的稳定组合与其两旁白色的图文版区别开来,这对于重点展项的视觉引导具有重要作用。事实上,作为展项两旁的一块图文版加一扇门的组合也容易被看成一个稳定的组合,相同的组合分别在展项两侧,这个时候门和图文版自然的成了一个整体。科技馆展示设计中视觉要素的设计遵循这个视知觉组织规律可以有效的实现展示重点的引导性设计,加速科学信息的传达。

图片3.png 

图 5.6 凹凸眼展项

  上海科技馆中有许多展项利用相似性原理来传达信息,例如“地球家园”展区,无论在造型上的圆形柱式,还是颜色上的以生命绿为主,这些相似程度有助于使我们确定这些部分之间的亲密程度,从而很容易组成整体。在广东科学中心实验与发现展馆的设计中,视觉元素的相似性组织原则在很多地方也得到体现,如设计者在设计伽利略实验室时,(图 5.7)特别强调整个展区建筑形态和材质上的相似性:拱、柱的重复应用,大理石材质的大量体现,这种相似性原理一方面通过式样创造出了力场强大的视觉焦点,其次它在营造伽利略展馆的古代欧洲风格方面展现了独特的魅力。

  造型、色彩和材质等方面的相似性具有节奏和力度上的优势,通过各种积极的力量组成一个秩序化的整体,对视觉形成巨大的冲击力,加深对视觉信息的感知。

图片4.png 

图 5.7 伽利略实验室效果图

视觉要素设计中的闭合性趋势与创新性设计的表达

  过多的完整的形有些时候会造成视觉审美疲劳,而通过省略某些部分反而可以将另外一些关键的部分突显出来。如图 5.8 为上海科技馆“冰天雪地”展项,其设计的主题是气候变暖的知识,设计者在设计手法上进行了处理,并没有采用完全地球的形状,而是采用了半球来象征地球,其形态本身是不完整,但正是由于这种不完整反而使观众会有不自觉地去“补充”剩下的半球的冲动,这种设计带给人的是一种新鲜和奇妙的感受,比起那种完完全全的死板反而更生动逼真,而且这个展项下面的设计也有意迎合上部分过重的视觉感受,在护栏的设计上也采用了与半球相呼应的非实体设计。从整体看来,整个展项还是和谐的,这就是视知觉中的闭合原则的应用,在这个原则指导下可以进行有效的创新。

图片5.png 

图 5.8 冰天雪地展项

  视觉要素设计中的共方向原则与信息传达有效性的表达共方向原则,也有称共同命运原则。

  图 5.9 是上海科技馆信息时代展区“信息储存技术的发展”展项设计,虽然每个单位是彼此分离,造型和结构各不相同,但是视知觉却可以把他们简化为两个整体单位:具有向左和向右发展趋势的两组图形,无论这两组图形存在着怎样的差异,但是他们至少具有共同的运动方向,知觉可以把这种相似先提取出来。

图片6.png 

图 5.9 信息储存技术的发展展项

  又如图 5.10,在这个展项中有虽然有很多的视觉单位,但是视知觉具有共同方向运动的知觉特征,他会把垂直和水平方向的单位组合,这样就形成了易于理解的两个运动方向的整体了。化繁为简,有助于信息的快速有效传达。

图片7.png 

图 5.10

  事实证明无论是设计者还是受众,都不会欣赏那种混乱无序的形象,因为混乱的形象会造成视觉信息传达的模糊性和滞后性,不符合科技馆科学性的特点,也不利于实现科技馆展示设计的目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