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游戏成科普场馆展教“下一站”播
阅读次数:233      时间:2023-02-27 13:16:36

图片9.png 

《消失的科博士》游戏。《星火之旅》游戏化线上临展。《大熊猫国家公园》科学桌游。 (均馆方供图) 制图:张继

  科学普及为创新人才培养培植沃土。科普场馆怎么做得更有吸引力?一向领风气之先的上海科技馆给出的答案是:科普游戏。在昨天举行的新时代科普游戏发展趋势研讨会上,上海科技馆一口气发布了五款各具特色的原创科普游戏,分别是《大熊猫国家公园》科学桌游、《朱鹮》微信小游戏、《异星进化》客户端3D游戏、《星火之旅》游戏化线上临展和《消失的科博士》AR实景探秘游戏。

  至此,上海科技馆三年来开发的原创科普游戏已达58款。包括国家公园系列、科技主题系列、天文主题系列在内的各种题材科普游戏已列入馆方未来的开发日程,科普游戏将成为科普展教的“下一站”。

科普游戏改变展览业态

  展板、橱窗、演出、动画……知识的载体随着人类科技手段的演变不断变化,而今,越来越多的科普从业者意识到,游戏将是未来科普的主要形态之一。“游戏是人类的天性。”乐元素科技副总裁王璇说,“人们在玩游戏中有目标、有反馈,且高度沉浸、自愿参与,它是一个很好的科普载体。”

  什么是科普游戏?2018年,上海科技馆尝试在线上推出涂色、问答等互动功能;2021年初上线的《拼图寻鸟之旅》,将21个国家和地区的数百种鸟类摄影作品作为拼图蓝本;《消失的科博士》更是把整座科技馆作为游乐场,游客不仅可以和同伴一起探索未知,还能与后台馆员互动……

  而在最近上线的游戏化线上科普临展《星火之旅》中,观众已经分不清这究竟是展览还是游戏。《星火之旅》设计了14个卡通形象,邀请观众(或者玩家)在游戏化的展陈表达、任务化的观展模式和地图化的场景设置中,回顾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实施30年的历史进程。

  科普游戏的“引流”效果不容小觑。去年,上海科技馆举办了一场关于普氏野马的展览,而更多相关知识则是通过一款名为“奔跑吧野马”的手游带来的。游戏中,玩家通过认养一匹新生普氏野马“奔奔”,历经9个闯关环节,逐渐认识这一比大熊猫还稀少的动物。最终,有9800万人次参与游玩,共同助力野马累计奔跑达到1600亿公里。

换一种方式讲科学故事

  三年58款科普游戏,“高产”背后的内容从何而来?事实上,这其中的许多内容本就存在于科普场馆之中。比如,58款游戏中有27款来自教育活动、12款来自科学研究、11款来自科学影视、8款来自展览。

  数字时代,做科普游戏是科普场馆的必然选择,这相当于换了一种方式讲科学故事。比如,此次发布的微信小游戏《朱鹮》,其科学内容就取自“中国珍稀物种”系列纪录片。

  《朱鹮》设计师孙秋表示,游戏中设计了雄性朱鹮求偶前的“涂灰羽”环节。此前,在观看影片时观众可能会忽略这个细节,但在游戏中,玩家将以朱鹮视角“亲身”经历觅食、求偶、避险等生活过程。如果不将自己的羽毛涂成灰色,就可能看着心爱的对象飞走,相比之下,游戏中角色扮演的体验会更加深刻。

  《大熊猫国家公园》是科技馆推出的首款科学桌游,它将桌游常见玩法“抢地盘”与大熊猫栖息地保护结合了起来,玩家需要尽可能将大熊猫栖息地连成生态连廊才能获胜。“栖息地破碎是阻碍大熊猫繁衍的头等问题,但以往大家对这一问题无法感同身受,通过这款桌游,可大大增强大家的这一认知。”该游戏内容策划章佳敏说。

整合更多资源共推精品

  “想要制作出科普游戏精品,一定离不开企业的支持。”与会专家表示,上海集聚了全国10.7%的游戏上市公司,上海出品的游戏质量普遍较高,属于国内游戏高地之一,科普游戏是科学普及与创新发展的一个重要战略方向,同时也是游戏行业未来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增长点。

  正如《流浪地球》的出彩少不了科学顾问,游戏企业与科普场馆的合作也能产生“1+1>2”的效果。章佳敏表示,《大熊猫国家公园》里有一种动物是林麝,制作公司一开始把鹿角画错了,科学顾问指出了外观错误;企业也教会了科技馆工作人员如何设计更有趣的玩法,让她受益匪浅。

  早在2020年,上海科技馆就与上海科学院启动共建科普游戏平台,包括上海科普游戏数据库、素材库和资源库。这一全新平台的建立,将打造科普场馆主导、科学共同体支撑、企业参与的科普游戏研发与产业合作共同体,乐元素成为首家入驻的文化互娱企业。据悉,波克城市、米哈游等头部游戏企业也已参与到科普游戏的合作研发中。

 

来源:文汇报

记者:沈湫莎

上一篇:
下一篇: